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保家仙》保家仙不供会闹人吗 直人 保家仙SM

更新时间:2020-07-19 18:39:12

《保家仙》保家仙不供会闹人吗 直人 保家仙SM 已完结

《保家仙》

来源:长江中文网作者:喜狼狼分类:都市主角:张俊,张俊石

完结小说《保家仙》是喜狼狼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张俊,张俊石,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匆匆吃过了早饭,张俊石便拎了一把镰刀出去了,陈可花以为儿子要去给牲口割草,也没问。在一处高草丛里,张俊石很快就割了一大堆草,然后坐...展开

《保家仙》免费试读

匆匆吃过了早饭,张俊石便拎了一把镰刀出去了,陈可花以为儿子要去给牲口割草,也没问。在一处高草丛里,张俊石很快就割了一大堆草,然后坐下来,笨手笨脚的开始扎草人,本以为扎个草人很容易,可扎了两个多小时,也才弄出个脑袋和身体,直到中午时分才基本弄出个人形出来,看了看自己的作品,尽管很粗糙但基本上算是够用了。费劲力气将草人背回了家,张俊石又找来自己捡剩的破旧衣服,将其上上下下套在了里面,最后还用手巾将草人的头包了一圈,咋看一下真像一个典型的东北农民。

做好了草人,下一步需要让草人身上有二层的人味,不然怎么可以瞒过二层他爹呢。张俊石将父亲的酒偷出来两瓶,后来想了想,那二层酒量大,要是灌不醉岂不是前功尽弃,最后一狠心,将父亲压箱底的三瓶陈年老窖一起偷了出来,心道:救人要紧,儿子暂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二层是个无酒不欢的人,正如一首歌唱的:就算是没有菜,那也得喝二两。当二层莫名其妙看到自己门前放着五瓶白酒的时候,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耳刮子,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疼,才知道眼前的酒是真的,二层左右望了望,看是不是谁不小心忘在这的,可看了半天就没瞄到个人,心想: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将酒小心的捧回屋里。

二层本来打算将这酒留着慢慢喝,可一想,万一一会酒主人跟我要酒怎么办,不如现在就喝了,进了肚他就拿我没辙了,二层耍赖耍惯了,而且这招屡试屡灵。

二层匆匆跑到后院,在自家池子里拔了几根大葱,然后回到屋里便开喝,五个酒瓶子挨个的开了盖,二层挨个嗅了嗅,发觉里面竟然还有三瓶陈年的老窖,更是喜出望外,端起来就往嗓子里灌,那架势就像是在喝凉水。一瓶下肚的时候,二层已经醉意朦胧了,陈年老窖的劲可不是盖的,当第二瓶陈年老窖下了肚,二层整个就晕在了炕上,一动不动了,过了片刻竟然想起了呼噜声,这时一个人影闪了进来,正是在门外等了好久的张俊石。

看了看剩下的三瓶酒,张俊石点了点头,心道:为了救你,还让我倒搭酒,真是亏本啊。将剩下的酒收好,给张老三送回去,或许他的怒火能小些,想到父亲会生气,张俊石也是一哆嗦,虽然从小到大,张老三从没动手打过三个孩子,但发起火来的张老三让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第二瓶陈年老窖还剩点底,大概能有个二两吧,张俊石担心二层醉的不彻底,掰开嘴将那些福根全都灌了进去,二两酒下肚,二层的呼噜声忽然没了,整个人瘫在那里一动不动,嘴巴都合不拢了,张俊石又用力的在他身上跺了几脚,那二层依旧没有丝毫反应,这回一定行了。

张俊石取出了一个装豆油的大号瓶子,又在上面放了个漏斗,随手又从兜里摸出一把刀来,抓起二层的手腕就是一刀,血顺着二层的手腕开始往下滴,顺着漏斗慢慢的流进了油瓶里,过了一会,张俊石似乎觉得血流的速度有点慢,而且先前的伤口已经有些干涸了,张俊石又把刀递了过去,在原有的伤口上又是一刀,这次好像下手有点狠,那血竟然往外喷,其中的几滴还碰到了张俊石的嘴唇上,用手抹了一下,除了血腥味,竟还有些陈年老窖的酒香。

张俊石不敢给刘二层放太多的血,否则万一二层失血过多死了,张俊石不就变成了入室杀人犯了吗!但尽管如此血已经装了半个油瓶。

将二层的伤口简单包扎了一下,张俊石便悄悄从后门的溜了出去,当然,他没忘记那剩下的三瓶酒。

张俊石自认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可这一切都被猫在窗户根下的魔四看了个正着,当张俊石拿刀给二层放血的时候,魔四还以为遇到了凶杀现场,吓得趴在窗户底下一动都不敢动,后来见张俊石给二层放了一会血,又给包扎上了,直到张俊石从后门出去了,魔四这才哆哆嗦嗦的从窗户外爬了进来,看了看依旧醉得不省人事的二层,魔四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起来。

魔四是谁?此人大名袁尚军,稍微有些医学知识,据说还是中专毕业,对于他的大名村里已经很少有人记得了。但凡嗜酒的人都有些个狐朋狗友,二层平日里无酒不欢,而村里人对于二层,都不太待见他。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二层也有自己的朋友,而且还不止一个,这魔四就是其中一个,之所以不叫他大名,而叫他魔四是因为此人一喝完酒就有说不完的话,正常人喝大了无外乎胡言乱语一阵,然后倒头便睡,这魔四则与众不同,他喝大了之后逮着谁就跟谁唠,如果你能静下心来跟他唠,他能跟你唠到天亮,直到他酒醒的差不多了。时间长了,村里人都知道魔四喝完酒爱唠嗑,所以遇到魔四的时候都绕着走,找不到人唠嗑,这魔四憋得难受,你猜后来怎着,那魔四往道中间一坐,开始自言自语,边说还边用手比划,那架势就好像他对面坐了个人似的。村里人评价魔四这个人,喝完了酒就跟着了魔似的,而其又在家中排行老四,故而得名魔四。

二层是魔四要好的朋友,经常在一起喝酒,因为彼此都不太受村民们待见,也算是惺惺相惜,平日里二人来往的很密切。魔四结过婚,而且有个闺女,后来老婆实在受不了魔四喝完酒的那股魔怔劲,带着闺女回娘家了,而且一回就是两年,魔四也图个耳根清净,一次也没去老丈家找老婆孩子,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着,平日里最大的享受就是跟二层一起醉成一堆烂泥。

二层虽然嗜酒,但庄稼地里的活是一样都不曾落下,魔四就不一样了,整个人好吃懒做,以前的庄稼都是老婆来照看,自从老婆回了娘家,地也就那么荒废着,所以经济条件上来说二层要比魔四强得多,自己没钱喝酒,酒瘾一上来就跑到二层这里来喝免费酒,一次两次,二层倒也大方,可时间一长,魔四每次都来喝免费酒,而且还是两手空空的来,连条黄瓜都不曾拎来过,所以渐渐的,二层有了好酒都是自己偷摸喝。魔四来了几趟都没喝到酒,渐渐知道二层是故意背着他,心里生气,可不找二层吧,村里除了二层,又没有别的人待见他。二层跟魔四玩心眼,魔四渐渐地也有了对付二层的方法,二层喝酒有个特点,就是逢酒必吃葱,为了吃葱,二层特意在房后种了满满一池子,而魔四就经常猫在二层家后院,只要一见到二层出来拔葱,那就是要喝酒了,然后魔四便会不请自来,趁二层正喝酒的时候,直接闯进屋,跟二层打个哈哈,嘴里说着真巧,然后也不用二层让,上炕就喝。脸皮厚吃遍天,这话用在魔四身上太合适了。

今天魔四正好看到二层从后院拔葱,以为又可以有酒喝了,不料刚欲进屋,张俊石比他先一步出现了,我是来喝免费酒的,这小子是来干什么的,魔四心里犯起了嘀咕,所以静静的躲在暗处观察着张俊石的一举一动。这一看不要紧,却让他看到了血腥的一幕,魔四真的以为那张俊石是要将二层害了,又怕被张俊石看到自己也在现场,所以吓得一动都不敢动,直到张俊石离开。

拎着半瓶子血,张俊石快速的往家走,为了避免引起别人注意,张俊石将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罩在了上面,第一次拎着人血走路,张俊石心都要跳到了嗓子眼,给二层放血的时候,由于兴奋并没有感到害怕,可现在拎着血走路反倒有些害怕了。

张俊石没敢把血拎回家,而是藏在了自家院墙外的柴火垛后面,和事先扎好的草人放在了一起,这一切陈可花、张老三以及哥哥姐姐都是不知道的,张俊石的骨子里是很犟的,又或者拿农村话讲主意特别正。

有祸事从牛山上来,张俊石想凭自己一人之力来将其化解,而在张俊石有条不紊的进行计划的同时,村子里面已经开始有所异动了,牛山上的祸事惊动了村子的安宁,张俊石自认自己从来没有跟别人提起过这件事,他们之所以知道,想必是其他家的保家仙同样以托梦的方式将这个不好的消息传达给了村民。

消息就像病毒一样,不到一个小时便传遍了村子,不少人开始拖家带口的离开了,面对人力所不能敌的祸事,他们直接选择了逃避。有了第一家走的,就有了第二家,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逃离村子。

张俊石回到自己屋里的时候,正赶上大姑从门里急慌慌的往外走,见到俊石回来,简单的在头上摸了一下就走了,连停下来寒暄几句的时间都没有。张俊石进了屋,看见爸爸张老三一筹莫展的坐在炕上发呆,母亲陈可花则开始收拾家当,看来也是打算出去避祸。

张俊石本来没打算走,可眼下的情景是,全村人都在撤离,那么自己的计划还有没有必要进行呢?走在离村的路上,张俊石心里一直在反复的想着这个问题,想着二层他爹今晚会不会起尸,会将村里带不走的一些牲口全都杀了吗?那刘二层现在酒醒了没有,如果二层酒醒了跟着村民一起逃离了的话,那祸事又会怎样,会不会向其他村子蔓延,又或者二层没有醒,躺在那里等着他爹上门讨命,自己是不是害了二层呢?

张俊石的大脑很乱,第一次感到心里堵得慌,思前

《保家仙》精彩评论:

粮草变仙草,过100万开头前20多章确实很无聊,忍过去之后,脑洞大开,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你若是接受了这个设定,那之后的一切自然就顺理成章了。首先是灵气复苏背景,男主(张俊,张俊石)先是嘴炮忽悠小精灵,又出去玩了一圈,收获爱脑补的迷妹一只,接下来,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男主(张俊,张俊石)身世居然是个邪教继承人???好吧,我承认有点意思了,接着往下看去,啧啧,人类爱脑补的个性帮助了男主(张俊,张俊石)良多啊,堪称戏精民族,看的我欲罢不能,考试前夕也停不下来!甚至在图书馆还发出了猪叫声!羞耻!目前看到323章,地球母亲正和异界玩你咬我一口,我咬你一口的游戏中。强烈推荐!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